绿色天然,“惊喜”一夏
关于我们 IMPRESSION

  孙烈臣是张作霖的好友,也是他最信赖的心腹干将之一,在混乱的军阀年代为东北三省的稳定做了一些贡献。

  他去世时,张作霖闻讯急忙赶去,竟然抱着孙烈臣的尸体痛哭了半小时之久。

image.png

 

 

  遇贵人

  变成总督保镖

  孙烈臣原名孙久功,字占鳌,后改赞尧,发达后人称“赞帅”。孙烈臣出生于1872年,父辈是染匠,家境本来就十分贫寒,不料5岁丧父后,其家境愈发窘困。

  孙烈臣很小的时候就外出打工,设法养活自己,为了防身,练就了一身骑射的本领。为此,他还给大户人家当过护院。之后孙烈臣时来运转,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贵人。

  1900年,八国联军侵华,俄国大举进兵东北,盛京(今沈阳)危在旦夕。盛京将军增祺率部下及家属逃离盛京,路经黑山,人困马乏,饥肠辘辘,恰在此时,得到了当地富户赵文清的盛情款待。赵文清的表哥孙烈臣过来帮忙,人前马后,十分殷勤。增祺离开老河深屯后,孙烈臣又成为他们的向导。孙烈臣为人仗义,性情刚烈,给增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  1901年2月,增祺被革职调往徐州,因孙烈臣有一身好武艺,被邀前往护送。孙烈臣回到黑山时,得知表弟赵文清遭人诬陷入狱,便又动身回到徐州找增祺帮忙。增祺不但答应帮忙,而且修书一封,给盛京巡防营总办张锡銮,向他推荐此二人。由此,赵文清不仅被释放出狱,还被委任为辽西招抚委员会帮办。孙烈臣则被留在盛京,成为总督的贴身保镖。自此,孙烈臣从偏僻的黑山来到繁华的盛京,开始了他人生新的一页。

  凭战功 获张作霖赏识

  后来,孙烈臣做过哨官、帮带(副营长),又在朱庆澜的手下当过管带(营长)。当时,社会动荡,土匪猖獗。1907年,孙烈臣被派到洮南一带进剿土匪。1908年,张作霖移师洮南,也是进剿土匪。孙烈臣部被划归张作霖的前路巡防营,成为张作霖的属下。

  洮南气候恶劣,风沙极大,此地土匪无恶不作,危害甚大。孙烈臣英勇善战,不辞劳苦,龙王庙一战,率军部强行军800里,深入大漠腹地追缴残匪,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。自此,张作霖对孙烈臣颇为赏识。

  1912年民国成立后,张作霖出任第27师师长,立即将孙烈臣提升为第27师第54旅少将旅长。此后,孙烈臣更加忠实地执行张作霖的命令。张作霖很有野心,一直觊觎奉天将军的宝座。他将奉天将军张锡銮挤走之后,大总统袁世凯并没有将奉天将军的职务授予他,而是给了自己的亲信段芝贵。这让张作霖大失所望。随后,张作霖与第28师师长冯德麟合谋,导演了一场驱逐段芝贵的闹剧,孙烈臣也在其中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image.pngimage.png

  任督军 得以坐镇一方

  挤走了段芝贵,张作霖终于登上了奉天督军的宝座,但他并不满足,还想夺取黑龙江和吉林的军政大权。

  于是,张作霖保举他的儿女亲家鲍贵卿做了黑龙江督军,拿下了黑龙江省。而下一个目标就是吉林。当时的吉林督军是孟恩远。他不是张作霖的嫡系,张作霖便想把他换掉。这时出现了一个机会。1918年9月1日徐世昌当上了总统,仅仅过了3天,就任命张作霖为东三省巡阅使。自此,张作霖获得了安排东三省人选的建议权。于是,在1919年6月,张作霖电请将孟恩远调到别处,以黑龙江督军鲍贵卿继任,而黑龙江督军由其嫡系孙烈臣担任。但孟恩远拒绝调走。

  得知这个消息,张作霖立即派孙烈臣为吉林讨伐军总司令,调兵向吉林进发。大兵压境,孟恩远表示屈服。8月5日,鲍贵卿和孟恩远同到吉林,交接了督军大印。孟恩远随后携带了大批金银细软回到了天津。张作霖下令鲍贵卿任吉林督军,孙烈臣为黑龙江督军,后又加陆军上将衔,兼署黑龙江省省长。

  这之后,孙烈臣成为坐镇一方的封疆大吏。

  突病逝 大帅痛哭不已

  1922年,第一次直奉战争打响。张作霖任镇威军总司令,孙烈臣任副总司令,担任后方总警戒之要职。战争失败,直军追击。孙烈臣率军开赴九门口,同直军激战十个昼夜,保住了防线,稳定了东三省的大局。

  1923年,孙烈臣患病无法正常工作,多次要求张作霖免去他的本兼各职,张作霖不同意。1924年4月24日,孙烈臣突然病情恶化,撒手人寰。张作霖闻此噩耗,心痛不已,急忙赶至孙公馆,抱着孙烈臣的遗体痛哭了半个小时之久。

  孙烈臣后半生位及显赫,但他的家庭生活却有些不尽如人意,子女大都早逝,临终时只有惟一一个女儿陪伴左右,甚是凄凉,去世时年仅52岁。



来源:趣历史      日期:2018-09-05